千修百炼别深宫,紫袍红衣羞花容;满腹经论乾坤藏,青春永葆伴君同。欢迎您到我的网站参观,让我们一起学习共同进步!!
详细内容 >>  
 

2009-04-02 10:09:09

紫砂工艺的传承与创新

    创新离不开对传统的领悟,陶艺大师吕尧臣说得好:“茶壶要做的妙,单凭技术是不够的,就像笔墨之于宣纸,铅字之于文章”。陶艺家博览群壶,博采今昔,而最重要的蓝本,就是文化!有了文化的支撑,才有巧思、才能出好作品。“创新”必须具备二个条件:一是素养、二是观念。素养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,它的得来,是通过长期的学习、生活、观察、实践而形成的。有了素养还必须俱有观念,没有正确的艺术观,只有经济价值观,作品的艺术品位就不会产生高度,更不会有深度。
    明代的供春,借树瘿为本捏造成壶,名曰“供春壶”。但只闻其说,未见蓝本。唯清末、民国陶艺家黄玉麟、裴石民等做过几把,后各名家虽几多涉及,但多以黄、裴氏为摹本。“供春壶”已成了紫砂壶的经典造型,仿制供春壶也就成了制壶艺人的必课。供春壶发展到现在,陶艺家追求的不是形,而是“神”,通过现代艺术的综合处理,“供春壶”更突出了它的艺术性、趣味性、观赏性,将树瘿刻划得入木三分,将蟋蟀塑造的惟妙惟肖,把供春壶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。
    紫砂壶的造型“方非一式,圆非一相”。紫砂陶艺由于是纯手工制作,各家自有各家的艺术观、审美观,绝无雷同。即使是“仿”,亦是千人千面,万人万相,各领风骚。例如“石瓢壶”,裴石民的雅朴;王寅春的浑厚;顾景舟的清秀;他们在仿古的基础上,都尽可能地加入了自己的理解,自己的艺术观,所以也是新意盎然。
    对于现在一些“陶艺家”的创新来说,他们所“创作”出来的奇形怪状的“精品”,大多数人就无法认同。无论是传统还是现代,紫砂壶的审美仍是有法则的,书画鉴赏中常说的“气韵生动”亦可作为我们鉴赏紫砂壶造型时的一个准则。如鲍志强、李昌鸿、季益顺、吴鸣等这些大师、陶艺家们都曾经创作出许多经得起推敲,有极高艺术品位、有生命力的作品,推动了紫砂艺术的发展。
    继承传统问题始终是被艺术界探讨的问题,“传统”这个词的概念必须要正确的理解,任何曲解都会使自己走上歧途。继承“传统”,笔者认为应从宏观角度去理解,不能只抓住中国文化艺术发展史中的一阶段,因为每一个历史时期的文化艺术珍品,都有其独特的风格特征。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气质在文化艺术上的体现。中华文化、艺术是延续和相
互影响的,继承传统就是继承中华民族的文明,继承整个华夏文化的精髓。
    宜兴紫砂自明清以来,似乎一直是“方是方、圆是圆”,可是到了以吴鸣为代表的“新学术派”那里,他把我们带进了“圆非圆、方非方、锥非锥、柱非柱”的“另一个紫砂艺术氛围”,吴鸣——一个把抽象艺术和传统艺术巧妙结合,并将之融人紫砂文化艺术中的代表人物,就本着“陶无定体,心延意随”的原则,拓展艺术的空间,设计出一件又一件在艺术界被刮目相看的力作。多件作品荣获省和国家级的奖励,1989、1992、1995年三度入选日本美浓国际陶展,获评委特别奖,多次站上了国际演讲的圣台,走出了一条紫砂艺术创新的新路。
    紫砂“新流派”的出现,是历史发展、社会进步的必然,我们应该为此感到振奋和自豪,因为我们看到了紫砂艺术发展的又一片新天地。

作者/来源:
 
上一篇文章:《论紫砂艺术中的叙事性构图造型》
下一篇文章:序言——史俊棠
 
 
 试论《伏羲壶》创作的感想 
  浅谈“卧虎藏龙壶”的巧妙构造 
 序言——史俊棠 
 《论紫砂艺术中的叙事性构图造型》 
 《谈紫砂艺术中的文学性趣味装饰》 
 《话说紫砂艺术和文化的关系》 
 《紫砂工艺的传承与创新》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更 多 >>